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自然资源部长陆昊回应了一个焦点问题

2020-03-19 点击:1380

原标题:鲁浩回答焦点问题

10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联席会议,询问关于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报告。委员刘德培询问参加会议咨询的自然资源部部长鲁浩,如何利用检察公益诉讼加强对全民所有自然资源的保护。

Information Map

鲁浩回应道,“党中央决定成立自然资源部,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新的重大举措。它要求我们统一行使全民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者的责任,统一行使所有土地和空间的使用控制、生态保护和恢复的责任。毫无疑问,不仅有许多成熟的工作实践可以推广,还有许多新的问题需要探索。公益诉讼也是一项正在探索和推广的新的重要措施。它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是非常明显的。然而,由于这两个新事物是在一起的,在实践中肯定有许多问题。”“我们应该在公益诉讼制度层面加强与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合作,”鲁浩说。行政工作与公益诉讼的界限应当明确。哪些工作应当由行政机关全面履行,哪些工作可以由检察机关通过诉讼予以支持?自然资源部拥有的诉讼权利与检察机关的公益诉讼之间的界限也应进一步明确。

他解释说,高等法律规定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明确规定,国务院委托行使全民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的部门可以提起法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对公益诉讼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也建议公益诉讼应当依法公告。公告期为30天。公告期届满,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不起诉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那么我们应该提起什么公益诉讼,我们还应该提起什么公益诉讼,检察机关还应该提起什么民事公益诉讼。我们仍然需要在这一边界上改进系统。”

目前,检察机关已经采纳了行政公益诉讼的诉前检察建议,“我们认为在诉讼成为最佳司法状态之前实现公益目标是正确的。因此,在检察机关提出的行政诉讼60天期限内,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应该与检察机关合作呢?我认为这个问题也可以在系统中明确定义。因此,笔者认为,我国当前公益诉讼中的行政职责与诉讼权利之间,以及检察机关所拥有的民事公益诉讼权利与行政公益诉讼权利之间,存在着三种制度。我们需要进一步改进它们。”

“自然资源的管理也相对需要技术支持,需要探索工作,”鲁浩说,比如自然资源调查系统,需要足够的技术手段,破坏程度需要足够的生态和技术支持来分析。自然资源权利登记也是一项全新的法律工作,需要探索。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的保护,如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机制,也需要在实践和理论上进行探索。“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如何科学地界定损害赔偿?因此,这些问题技术性和专业性都很强,我们应该与检察机关的行政公益诉讼密切配合,将这些问题转化为典型案例,引以为鉴,引导整个系统和社会。”

鲁浩强调,“作为自然资源部和整个系统,我们应该更清楚地树立起用刀片向内和主动接受监督的意识和措施。行政权必须受到监督。这不仅是司法监督,否则在行使中会出现重大问题

-

连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eathfieldstmarys.com 技术支持:连平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