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丘吉尔看二战:本可避免 是愚蠢的公众逼出来的战争

2020-03-20 点击:1613

在100年的政治历史中,世界上没有几个政治家是真正明智的,无愧于后代。英国首相丘吉尔无疑是罪有应得。他说他之所以聪明,不仅是因为他的杰出成就,还因为他的政治智慧大于成就。政治是怎么回事?他比别人看得更清楚、更透彻。他的见解比其他政治人物好得多。

他是一个在乱世中脱颖而出的英雄。在危机中,需要一个坚定的领导者来扭转局势。英国人选择了丘吉尔。如果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迫在眉睫的危机,他可能不会成为英国的最高领导人。1945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完全散去之前,赢得了所有战争的丘吉尔立即被召回唐宁街10号。在他不朽的杰作《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中,他引用了古希腊作家普鲁塔克的名言:“对伟大人民的忘恩负义是一个强大国家的标志。”

丘吉尔有着纯正的贵族血统,并接受过完整的贵族教育。毕竟,当时英国的贵族教育是政治精英的教育,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是文学和历史的结合。他是哈罗学院的击剑冠军,痴迷于历史。经典历史书一直是对禀赋和方向的研究。他不仅精通时事,而且完全是贵族。他是现代民主政治中罕见的大政治家。然而,在民主政治的官场中,很难说他的优越、好斗和固执的风格是好是坏。

现代历史学家认为丘吉尔是现代民主的英雄扞卫者。如果没有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绝望抵抗,欧洲的民主地图将会完全崩溃,当前的世界政治格局将会完全不同。这是毫无疑问的。有趣的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扞卫者对民主有着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看法,并且有许多疑问。

丘吉尔有句名言:除了人类尝试过的所有其他形式,民主的确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首先,民主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换句话说,民主是最好的制度。正如你所说,是世界上除了美女以外最丑的女人。事实上,你是说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通常欣赏这句名言。我们欣赏丘吉尔的机智、幽默和文采。英文原文的语调铿锵有力,比中文译文优美得多。

但是我们通常会忘记丘吉尔的第二个意思:民主并不完美,它只是比其他政治制度更好。许多问题它不能解决,它有自己的问题。

民主有什么问题?民主的问题是选民、公众和舆论。丘吉尔说,如果你走到街上,与普通选民交谈五分钟,你会找到反对民主的最佳理由。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选民要么一无所知,要么一无所知。要么你认为你什么都知道,说得很多。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政治是渊博的知识,微妙的艺术和复杂的操作。但是在大多数选民眼里,政治很简单,不管是黑人还是白人。陪伴你就像陪伴一只老虎;陪伴别人有时比陪伴你更好。选民和公众通常是愚蠢和目光短浅的,他们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利益所在。公众舆论沸腾了,最终被烧死的往往是人民自己。“”的典型例子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丘吉尔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是一场“不必要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民主国家公众的愚蠢和政治家的软弱。

在《二战回忆录》年,丘吉尔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胜国最大的愚蠢行为是要求德国在《凡尔赛和约》年支付巨额战争赔款,“达到如此凶残和愚蠢显然不可能实现的程度”。这一说法“反映了战胜国的愤怒,以及战胜国人民不知道事实上没有一个战胜国能够支付相当于现代战争费用的赔偿”。

现代战争花费巨大,战胜国从战败国手中获得的财富远远低于公众的想象。除了一些软和特殊的人才,胜利的国家

丘吉尔说:“大众仍然不理解这个最简单的经济事实,想要赢得选票的领导人不敢明确告诉他们。报纸和领导人一样,反映并强调大众的观点。任何一个国家的掌权者都不能超越或摆脱公众的无知,向选民宣布这一基本而残酷的事实。即使他们相信,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最终结果极其荒谬:德国并没有真正实施10亿英镑的战争赔偿。相反,英国和美国向德国提供了10.5亿英镑的贷款。德国迅速走向复兴。然而,《凡尔赛和约》的耻辱在德国滋生了强烈的种族仇恨。这种民族仇恨的代表是奥地利下士希特勒,现代暴力愤青的狂热邪恶之父。希特勒把世界拖入战争。也许“”民主的最大优势在于它能找到像丘吉尔这样的政治家,他们代表公众的真正利益,为公众服务,值得信任。他讨厌目光短浅、激烈多变的公众意见。但他热爱英国,也热爱那些混乱的选民。愿意给他们“血、苦水、眼泪和汗水”。

我甚至怀疑这个“四条河”的演讲是一个半真诚的忏悔,半取悦人民的表演。以他的个性和理智,他不应该喜欢公开煽动情绪。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期,他知道这个他通常不屑一顾的小把戏会非常有用。他说政治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而是一项认真的事业。

-

连平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eathfieldstmarys.com 技术支持:连平信息网 | 网站地图